鄉野傳奇~13 第十三章 副丞相隱藏悲傷領密旨 於是這日早朝後,桓宗皇帝把魏副丞相密宣入宮。 「魏副丞相,寡人有一事不得不找你相商。」 「啟稟皇上,臣聽旨。」 「你還記得一年多以前朝天寺乙案,先皇命侍衛統領向環武全力緝拿你那位義弟之事吧!」 「皇上,微臣記得。」魏副丞相滿臉疑惑心想:「不知皇上為何在今日與我重提此事?」 「魏副丞相,你可知先皇一直在掛念此事,且直到臨終前仍念茲在茲地對寡人下最後遺詔,他要寡人繼續緝拿當初想行刺他的刺客~也就是你的義弟。」 「啊!」魏副丞相心頭大驚,猶如被晴天霹靂擊中般當場愣住了。 「魏副?找房子酮菕C」桓宗皇帝見魏副丞相二眼直視愣在那兒,於是提高了音量:「魏副丞相。」 「啊!」魏副丞相似是如夢初醒般:「請皇上恕微臣失態。」 「寡人非常了解你的心情。當初先皇詔令寡人繼續緝拿你的義弟時,寡人也是跟你現在的心情一樣。」 「…」魏副丞相不知要怎麼答話。 「魏副丞相,寡人知道你與那位刺客俠士情同手足,寡人也是靠你那位義弟的神來一箭才能有今日,而寡人也不是忘恩負義之輩,可是先皇遺命寡人也不能不遵。」桓宗皇帝說到這裡,把眼飄了魏副丞相一眼?西裝A繼續說道:「寡人既不能做無情無義之事,又不能做不忠不孝之事,這真叫寡人二難呀!」 桓宗皇帝這番似在自言自語的話無不一個字一個字用力地敲在魏副丞相的心坎上,這使得他的心緒大亂,整個腦袋是昏沉沉的,一股寒意竟自他的腳板心往上直竄,可是他的全身卻是冷汗直冒。他的舌頭僵了,他無法回桓宗皇帝的話。 事實上,魏副丞相如何不知桓宗皇帝說這番話骨子裡的意思。當初他千算萬算也只算計到如何幫桓宗皇帝取得皇位。他指望只要事過境遷,時間久了,大家自會把他的義弟假行刺一事逐漸淡忘 關鍵字行銷。可是他萬萬沒料到仁宗皇帝竟會在臨終前下遺詔要桓宗皇帝繼續追查這件事。看桓宗皇帝這種態度,這件事應是不會善了了。 魏副丞相的思緒飛快地在打轉,一時半刻他不知道要怎麼回桓宗皇帝的話。桓宗皇帝見魏副丞相仍然僵在那兒,就暗自點了一下頭,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浮上桓宗皇帝的嘴角。於是,桓宗皇帝直接了當問魏副丞相: 「魏副丞相,你看這件事寡人該怎麼處置?你看寡人要如何處理方能二全其美?」 魏副丞相的思緒似是仍在飄緲中,他失神的站在那兒,桓宗皇帝問他的話根本就沒聽進耳裡。 「魏副丞相~」桓宗 術後面膜皇帝再度喚了一聲。 「啊!」 「寡人問你的話,你聽到了嗎?」 「皇上,請恕微臣正在思考要怎麼處理這件事,因此精神未能集中,不知皇上所問何事?」 「寡人是說:你看這件事寡人該怎麼處置?你看寡人要如何處理方能二全其美?」 「這個嘛!」魏副丞相假裝沉吟著,桓宗皇帝則直挺挺地瞪著他,魏副丞相遲疑的回問:「皇上,您的意思是...?」 「寡人當然知道,寡人能登上皇位,你那義弟確是功不可沒。可我也沒虧待於他呀!白銀萬兩加上綾羅綢緞千匹,也夠他這一輩子吃穿不盡了。」 「是!是!是!皇上隆恩想必他會永遠銘記於心的。」魏 禮服副丞相連忙不停地點頭稱是。 「可是...」桓宗皇帝欲言又止。 「皇上請放心,微臣的義弟的為人微臣最清楚,他是位受人點滴之恩,必會湧泉以報之人。」 「魏副丞相,你既這樣說我當然信得過。可是事情就怕有個萬一,而現在這萬一竟是出在寡人父皇的遺詔上?所謂:君命難違,父命難違。父皇既是寡人之君,也是寡人之父,我能違背父皇的遺詔嗎?」 「皇上,微臣懂了,請皇上下旨。」 桓宗皇帝從袖中拿出一只黑罐子說: 「魏副丞相,這是太醫所調製的草藥,名為『忘憂水』。太醫說這『忘憂水』無色無味,人如果服下去之後,會忘卻所有煩惱的事。」桓宗皇帝說: 澎湖民宿「我要你想辦法把這瓶『忘憂水』讓你那義弟服下。」 魏副丞相這時有如五雷轟頂,可又不敢稍露一點懼色,他問道: 「皇上,我那義弟服下『忘憂水』之後,先皇的遺詔要如何交代?」 「魏副丞相,你那位義弟服下之後,他當然什麼都不記得了。你還記得嗎?當年先皇交代侍衛統領向武環捉拿刺客時說過:不能取刺客性命,也不准對刺客施以酷刑,先皇只想知道那刺客為什麼要行刺於他?」 「微臣記得,這是先皇的賢德。」 「所以,當我拿下你那義弟之後,所有的人都看得出你那義弟渾渾噩噩的,就只當你那義弟在行刺先皇後,因受不了良心譴責,竟自傻了。而寡人則可以你那義弟既然變成傻子,寡人 酒店兼職就大赦於他,放他歸去。當然寡人會暗自找人照料他的日常生活起居,使他往後的日子過得無憂無慮。這樣寡人既可成就仁義之名,也可了了先皇遺詔。這是不是兩全其美呢?」 「微臣明白,微臣知道該怎麼做,微臣定當不負皇上之旨意。」 「魏副丞相,寡人是把你當心腹看待,你可不能辜負寡人對你的期望。」 「是,微臣謝皇上知遇及提拔之恩。」 「好,你知道就好,那你就把這瓶藥收好。事成之後,寡人自會重重賞你的。」桓宗皇帝忽然臉色一沉道:「哼!如果你把事情搞砸了,寡人定將不饒於你。」 魏副丞相聽到後面這句話突地打了個寒顫,二排牙齒也咯咯地咬得直響。 桓宗皇帝再度回復了笑容對魏副丞相說: 「魏副丞相, 酒店兼職看你臉色蒼白得像甚麼似的。寡人相信你對寡人一直是非常忠心的,寡人也一直是把你當自己人看待。寡人對天發誓,只要你不背叛於寡人,寡人一定保你三代享受不完的富貴。」 魏副丞相突然跪在地上誠惶誠恐地說道: 「皇上言重了,微臣對皇上一直是忠心不二,絕無異心的,請皇上放心。」 「那就好,你起來吧!」 「謝皇上。」 「好,你就去辦吧!千萬注意,這件事就天知地知寡人知你知,若傳六耳,寡人絕不輕饒。」 「微臣謹遵旨,微臣告退。」 魏副丞相幾乎是跌跌撞撞地退出了御書房,當他回到了自己的府第就開始長吁短嘆,僕人端上了飯菜,卻是食之無味。他心想: 「古人說:『伴君如伴虎』,果然這句話是誠不我欺呀!想那陳賢弟雖?租房子O鄉野粗人一個,但其忠義之心卻是天昭地明。若以陳賢弟一身的本領定當可以在仕途或是在江湖有一番作為,但這一年來,他奉旨隱居山林安份守己地做個莊稼漢,徒然埋沒了他這個人才。雖然他現在已是衣食無缺,但以他的個性來說,這種無形監牢的束縛,何異於要了他的命。要不是他重情重義而對我忠肝義膽;要不是他在箭術上有百步穿楊的神技;要不是皇上私心過重想當皇帝,他又怎會淌入這可怕的宮廷紛爭呢?好後悔當初把他引介予皇上,唉!這可怎生是好!」 魏副丞相仰天歎道: 「陳賢弟呀陳賢弟,是我害了你呀!是我害了你呀!」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酒店打工  .
創作者介紹

kgjtpoffvqcf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